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绝対君临お嬢様】(01-03)作者:weixiefashi
【绝対君临お嬢様】(01-03)作者:weixiefashi
字数:511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

   奴隶——

  那是与普通日常生活没有关联的词汇。

   但是,在这个社会中、在普通人看不见的黑暗世界中,奴隶却真实存在着。
   都内某处会所的地下——

  像酒吧一样有点昏暗气氛的空间。

   中间是舞台,周围摆放着舒适的桌子和椅子,坐满了戴着面具礼服女士和西 装男士。

   高贵的客人一边品尝着名贵的美酒一边等待着节目的开始,不时传出阵阵低 笑。

   「让各位久等了!现在拍卖开始!」

   兔女郎性感打扮的美女出现在舞台上,用麦克风高声宣布。

   客人们立刻安静下来,目光集中到舞台上。

   「那么,一号拍卖品!」

   嘎啦嘎啦。随着铁链的响声,一个男人被带到了舞台上。

   脖子上戴着项圈,双手扣着手镣,头发和胡须都被刮得干干净净的中年男人。
   「一号拍卖品,43岁。日前因为公司破产,资不抵债,因而被卖到本店。 目前尚未经过调教,拍下的客人可以尽情享受调教的乐趣。当然,拍卖品完全没 有人权,也不受任何法律保护,所有者可以随意对待,拷打、凌辱、甚至虐杀都 没有问题。那么,有意竞拍的客人请出价……」

   随着主持人的话音,一些客人举起了手

   然后——

  「1000万日元,七号客人竞拍成功!恭喜你。那么,下一件拍卖品是— —」

   在一阵喧嚣和鼓掌声中,下一个奴隶被带上了舞台。

   拍卖逐渐进入高潮。

                  2

   舞台幕后,一个个铁笼堆满了后台。

   「那么,下一个轮到你了。」

   兔女郎打扮的美女走到其中一个铁笼前,把笼子里关的少年拖出来。

   呜呜,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情?

   被兔女郎强行拖向舞台的少年一边走一边哭。

   走到舞台边上时,兔女郎美女用纸巾拭去了少年脸上的泪水。

   「你可是今天最受瞩目的商品哦,好好表现一下,别糟蹋了你那漂亮的脸蛋。」
   兔女郎说着,把少年的双手反扣在身后,这样少年就更没法遮掩自己了。
   「那么,接下来的这件拍卖品是花之十六岁少年!当然未经调教,没有经验, 而且还是童贞处男,刚刚出炉的稚嫩奴隶,可玩价值相当高!」

   在聚光灯的照射下,全身赤裸的美少年期期艾艾地站在舞台上。

   场内的女性客人纷纷眼睛一亮。

   「哎呀,像女孩子一样,好可爱啊!」

   「阿拉阿拉,好想圈养起来呢!」

   「好漂亮的身子,连一点瑕疵都没有,真是上品啊!」

   面对全场客人的目光,少年羞得全身发烧一样。

   但是,却完全不敢生出逃跑的念头。

   因为奴隶在出售前,全部都要在脑内植入一种特殊的芯片。奴隶的主人可以 通过芯片掌控奴隶的生死,任何敢逃跑或者反抗的奴隶都会落到一个大脑爆浆的 惨死下场。

   「那么,有意竞拍的客人请出价!」

   场内瞬间举起了无数只手,其中大部分都来自女性客人。

   竞拍价格以非常惊人的速度往上攀升。

   最后——

  「一亿二千万日元!尊敬的一号客人竞拍成功!」

   啪啪啪。

   热烈的掌声响起。少年呆呆地被带下舞台,不久之后又被送上一辆车。
   自己就这样被卖掉了。而且还不知道买下自己的是什么样的人。

                  3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运载少年的货车终于停下来了。少年晕头转向,被人连 着铁笼子一起搬动起来,铁笼外面蒙着帆布,也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

   「大小姐,这是时绘太太买下的新奴隶。」

   铁笼外的帆布猛地被揭开,天花板的吊灯射来刺眼的光亮,少年不得不侧脸 眯起了眼睛。

   「这孩子就是新的奴隶?呵呵,这次能玩到什么程度呢?」

   银铃般悦耳的声音。

   少年稍稍抬起头,从铁笼子里向上看去,一位穿着红色哥特洋装的美少女正 俯视着他。

   黑色的皮鞋,白色的蕾丝长袜,鲜红的洋装。年龄大概十五岁左右,一头金 色头发长及腰际,碧色的瞳孔如同宝石一般美丽。

   叽呀。

   铁笼的栏门打开了。

   「喂,快出来。」

   「啊——」

   连着项圈的铁链被用力一拉,少年一个踉跄被拖了出来。

   项圈上另外还有铁链与手镣和脚镣相连,使得少年的手脚根本伸展不开,只 能维持着爬行的姿势。

   少年跪趴在地上,美少女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

   「呼呼呼,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主人了。本小姐的名字叫育美,你必须 叫我育美大人,明白了吗?明白了就试着叫一次。」

   第一次见面的美少女耻高气扬地说道。

   少年忍着内心的屈辱,强迫自己发出声音。

   「育、育美……」

   啪!

   「啊啊啊啊啊——」

   尖锐的打击声传入少年的耳膜,同时背上像被火烧一样剧痛。

   「态度不够恭敬。再来一次。」

   美少女冰冷地说道。

   然后,啪、啪、啪,响亮的打击声一下接着一下在少年的背上发出来。
   通过地上光亮的瓷砖倒影,少年看到美少女手中一根皮鞭正在接二连三地抽 向他的后背。

   每一鞭抽下来都带来火烧一样的剧痛。

   少年只得大声说道:「育美大人!」

   「还是不够恭敬。再来一次。」

   「育美大人!」

   疼痛难忍的鞭打暂时停住了。冰冷的皮鞭轻轻地抚过少年伤痕累累的后背。
   「呼呼,很好。要记住,称呼主人的时候一定要充满敬意,一定不要忘了加 上『大人』。」

   「遵、遵命。」

   少年一边不住地低头一边胆怯地应道。

   肉体的疼痛是非常可怕非常难忍的,人类总是本能地趋避各种疼痛,为此让 他们做什么都愿意。

   奴隶们脑内植入的芯片可以一定程度改变人体的精神的肉体感受,更是大大 强化了这种情绪,因此奴隶们面对手握皮鞭的主人就像胆怯地家畜一样,全身心 都沉浸在恐惧害怕中,根本生不出反抗或逃跑的念头。

   对于这种极不人道的事情,育美一点罪恶感都没有。对她来说,饲养、折磨 人类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啊,说起来,你这家伙,有名字吗?」

   「sora……desu。」(原文为「ソラ……です」,空君后面补上了 敬语。)

   「呵呵,这么快就知道要对主人用敬语,很乖嘛。」

   美少女用鞭子轻轻抚摸空的身体,发出了轻轻的笑声。

   很奇怪的,仅仅是被鞭子抚摸了,空却从心底升起一丝高兴的感觉。

   虽然只有一点点,但空确实因为被主人表扬而高兴了。

   ……这也是芯片的影响吗?

   「到这边来。」

   嘎啦。

   项圈上的铁链被轻轻拉起来,铁环相互碰撞,发出了冰冷的声音。

   「是、是的。」

   空君急忙顺着被拉的方向爬过去,一直爬到一张豪华的大床旁边。

   育美在床上坐下,包裹着白色蕾丝长袜的美腿在床边垂下,空君乖乖跪坐在 白色长袜美腿边上。

   红色洋装裙子和白色蕾丝长袜发出淡淡的甘甜香味,熏得空君头脑有点昏昏 涨涨的。

   「从现在开始,本小姐就要开始你的奴隶培育了。呵呵,主人的话必须绝对 服从哦。」

   「是!」

   啪!

   「哇啊!」

   育美突然又是一鞭抽了下来。

   空君惨叫一声,感到被抽打的地方撕裂了一般痛。

   不愧是专门的拷问道具,威力十足。

   空君捂住被抽打的肩膀,像小狗一样惊恐地看向主人,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 什么。

   「回答主人问话的时候,一定要恭敬地称呼主人的名字,懂吗?」

   育美说话时没有了一开始的冰冷,现在她说话的声音就像是娇蛮傲慢的小猫 一样。

   但是她的意思确实明确无误的。

   不许任何反抗。也不许任何对主人的不恭敬。

   空也明白地感知到了这点。

   「是的,育美大人。」

   空君乖巧地俯下身子,把头抵在育美脚边的地板上,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嗯,好孩子。」

   育美稍稍拉起洋装裙子,把穿着黑色皮鞋的脚踏在空君的头上。

   与其说是踩踏,倒更像是用皮鞋在抚摸空君的脑袋。

   可爱的黑色皮鞋就这样左右抚摸,带得空君的头也左右摇晃了起来。

   尽管被被穿着皮鞋的脚踩着头,空君心里却出乎意料地有点兴奋。

   仿佛看透了空君心里所想一样,育美微笑起来。

   「呼呼,你这家伙还挺有被虐狂的潜质嘛。以前的奴隶总是不情不愿的,还 有想反抗的呢。呵呵,值得称赞哦,你这家伙。」

   ——又被表扬了。

   空君不由自主的感到了高兴。

   「你是奴隶,你的意志没有人会尊重,你要对主人绝对服从,你是我的玩具——来,试着自己念一遍吧!记得要发自内心、全心全意地大声念出来哦。」
   育美就这样用皮鞋把空的头踩得贴在了地上,同时发出了温柔的低语。
   那温柔的低语萦绕在空君的耳旁,像恶魔的诱惑一样一遍又一遍回响。
   就如同催眠洗脑一样。

   悦耳的声音像甘甜的毒药一样不断灌入空君的头脑,头顶上的践踏也一点一 点加重了力度。同时,从育美的蕾丝长袜、黑色皮鞋传来的香水味道也一点点温 柔地腐蚀着空君的意志。

   空的表情逐渐恍惚起来,像木偶一样重复起育美的话。

   「我是奴隶……我的意志没有人尊重……我必须绝对服从主人……我是玩具……」

   啪!

   「呜啊——」

   鞭子再一次抽打在背上。

   剧烈的疼痛使得空君猛地一哆嗦。

   「你在对谁说话?还不懂规矩吗?我可不喜欢脑子不好使的奴隶哦。」
   育美的不满直接体现在美腿上,踩在空头上的皮鞋力道越来越重。空开始感 到头部的疼痛。

   啊啊啊啊啊,育美大人生气了——空猛然清醒过来,急急忙忙改口说道: 「我是育美大人的奴隶!我的意志没人尊重!我对育美大人绝对服从!我是育美 大人的玩具!——请您原谅!育美大人!」

   「嗯嗯,终于懂得说话的礼仪了啊。但是呢——」

   育美露出了坏心眼的微笑。

   「请求主人宽恕的时候,跪倒在地上是最基本的吧?」

   呃?空迷惑了,现在他不就是跪在地上了吗?而且头部还被踩在育美的黑色 皮鞋下。

   就在他迟疑的时候——

  啪!

   鞭子再次抽打在他背上。

   「是、是的!育美大人——啊啊啊啊啊——」

   空的呼喊刚到一半就变成了惨叫。

   育美愉快地又抽了好几下才停了下来。

   「呵呵,因为你这家伙脑子不好使,所以作为饲主的我就好心告诉你吧!奴 隶下跪的姿势该是什么样子。」

   育美轻轻从床上站起来,全身体重都压在了空的头上。承受着十五岁美少女 体重的空,脸部紧紧贴在冰冷的地板上,鼻子都被压得扭曲变形了。

   「奴隶在请求主人的时候呢,脸一定要压在地板上,双手伏地,然后把屁股 抬起来——这是你以后面对主人的最基本姿势哦,懂了吗?」

   育美用像在教训不听话小狗一样的语调一边说着,一边抬起脚往空的后脑踩 下去。

   「是!育美大人!」

   啪!

   又一鞭。

   空高高翘起来的屁股上多了一道红色的鞭痕。

   「主人我可是教会了你宝贵的礼仪知识哦,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啪!啪!啪!

   育美一边戏谑地说着一边不住地鞭打空的屁股。空的屁股很快就印满了横七 竖八的红色伤痕。

   「唔嗯!唔嗯!唔嗯——」

   头被踩在地上,空没有办法也不敢躲闪,就连惨叫也不敢喊出来,只有忍着 剧痛从喉咙深处发出低低的呜咽。

   「霍拉,该说点什么吧?当主人大发慈悲教了你作为奴隶的礼仪时。」
   空忍着痛大声喊道:「非常感谢!非常感谢您把奴隶礼仪教给了脑子不好使 的我!非常感谢,育美大人!」

   空一边流着泪水一边拼命表达感谢。

   明明是屈辱到了极点的事情,明明后背和屁股像火烧一样痛,明明脸被踩得 都要变形了,然而身体却奇怪地在发热,心脏也在狂跳不已。

   兴奋。

   「呵呵,很好很好,好乖……」

   心满意足的育美重新坐回到床上,空头上的压力瞬间减轻了不少。

   育美把漂亮的黑色皮鞋移到空的面前。

   高级皮革特有的香味直冲空的鼻孔。

   闪闪发亮的黑色皮革,好几厘米高的松糕鞋底,还有鞋边上锯齿状的防滑纹。
   育美翘起脚,把鞋底的防滑花纹朝向空。

   「这就是今后属于你的地方,对于奴隶来说很棒的地方吧?来,作为奴隶忠 诚的誓言,对我的鞋底奉上服从的吻吧……」

   空迟疑了。虽然全身都在发热,都在告诉他立刻吻上去,但是灵魂中仅剩的 一丝「人」的尊重却还在苦苦挣扎。

   育美露出了戏谑的微笑。

   她拿出一个小小的遥控器,按下了某个按钮。

   空的脑袋瞬间剧烈疼痛起来。仿佛大脑中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啃咬一样,难 以忍受的疼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脑内的芯片。

   奴隶的生与死、快乐和痛苦,全都掌握在主人的手中。

   不允许反抗、不允许有自己的尊严。

   ——而且,必须对主人绝对服从。

   剧烈的头痛击散了空灵魂中作为「人」的最后一丝矜持。空跪倒在育美的跟 前,将自己的脸凑到黑色皮鞋的松糕鞋底上,嘴唇拼命吻上去。

   育美舒服地踩在空的脸上,皮鞋轻轻来回碾磨着。鞋底坚硬的锯齿状防滑纹 无情地刮磨空柔软的嘴唇。

   痛苦屈辱的泪水,还有嘴里溢出的唾液,在育美的鞋底混合到一起。

   「呵呵呵,总算是有点奴隶的模样了……啊拉啊拉,你这家伙现在的样子好 可爱啊……呵呵呵」

   装饰华丽的房间里,人偶一样精致的美少女身穿红色哥特风洋装,优雅地坐 在豪华的大床上,在少女包裹着白色蕾丝长袜的纤细美腿前,一名赤身裸体的少 年像小狗一样跪倒在地上。少年身上遍布鞭痕,脸上满是痛苦扭曲的表情,他捧 着美少女的皮鞋,一边流泪啜泣一边拼命地亲吻皮鞋的鞋底。

   这就是主人和奴隶的身姿,美丽的场景就如同一副油画一般令人赏心悦目。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