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熟女樱的告白—在我女友面前做爱】【作者:熟女樱】
【熟女樱的告白—在我女友面前做爱】【作者:熟女樱】
字数:42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熟女樱的告白-在我女友面前做爱

***********************************
  在书写过程中,我也产生了一些生理上的困扰,因为在书写过程中必须回忆当时的情境,当情节煽情热烈时,性欲颇强的我,不觉会随着欲火上身,淫水溢流到无法忍受,往往需要停笔,用老公买的玩具自慰一番,才能继续写下去。
***********************************
  今年四月份,台南汪妈80岁生日,老公和小童(请参考《老公设计我喝醉让人玩》内文)约好带他女友小芳(是我的朋友,我於去年介绍给小童,现在他们已同居)请两天假一起去台南给汪妈庆生,顺便刷国民旅游卡。

  那天老汪约了几位台南的朋友在他家一起等我们。像今天这种场合,没有亲戚,只有朋友。我的穿着对老公来说满重要的,老公都会要求我穿得暴露一些,一方面在路上好为我拍照,另一方面可以在他朋友前展露我的身体满足他(让自己老婆露给人看)的癖好。有时我穿好衣服他还嫌我穿得不够暴露,我也会笑着回他说:「是啊!最好都不要穿。」

  那天我穿了白色低胸T恤,牛仔短裙,高跟凉鞋。老公看了后说:「虽不够露,但很好看。」

  和往常出门一样,老公带上了他的照相装备和一堆为我拍照而准备的性感衣服、鞋子。

  那天天气不好,空中不时下着雨,我们接了小童后就由新竹出发,沿着西滨公路往台南而去,途中还没到达苗栗通宵,老公已忍不住在雨歇时为我照了些时装照。

  当我们抵达通宵海边时,外面下着不小的雨,老公停下车,望着海对我说:「你看,海面朦朦胧胧的,又没什么风浪,多美啊!此等美景不拍些性感照多可惜啊!」我说:「有没有搞错?雨很大也。」他说下雨海边没人更方便,脱光都不会有被人窥见的顾忌,一面说着一面拿出相机准备。

  小童也在一旁起鬨说:「如此美景不照太可惜啦!你们放心去照,我们在这帮你们把风。」

  老公停好车,去后车厢拿了一件前襟整排开扣的长衬衫要我换上,并且要我里面内衣裤都不要穿,在拗不过他的情形下我只好依他,就在前座脱光了衣服。
  我脱衣服的举动,小童是司空见惯见惯,而事前我也跟小芳聊过老公爱为我拍性感照的癖好,所以她也没什么惊讶,只是静静的笑着看我脱。

  我披上长衬衫,扣子没扣,和老公一人拿一把伞下了车,越过堤防,向海而去。我们在沙滩照了些相片,老公又要我把衣服脱掉走入海水中,我就裸着身子站在冷冷的海水中让老公照着。海水虽冷,但能有机会光着身子在这公开的海边尽情无我地摆着姿势让人拍照也是一种特殊的经验。

  虽然我并不太会摆姿势,但这一点老公也没奢求,他说只要我肯让他拍,姿势怎么摆照出来都美,还说自然就是美!

  其实说真的,每次外拍露出照,老公和我都很紧张,究竟这是民风不允许,而且在荒郊野外脱衣也是有一点风险的。确实也有几次我们在郊外外拍时,被人撞见我刚好没穿衣服正在拍照,也有发现过有人在远处偷窥我们拍照的事,所以每次外拍我都会催促老公:「快点!快点!」

  但满矛盾的是,每次我回家看照片时,又觉得外拍的相片就是比室内好看,心里又会暗暗后悔没有让老公多拍一些。

  在海滩照了差不多后,老公说堤防上有个凉亭,我们可以上去再拍几张。我披上衣服,我们上了堤防,在凉亭中拍着照。雨一直没停,堤防上风势稍大,而且堤防外不时有车辆经过,照没穿衣服的有些不方便,所以没拍很久我们就回到车上。

  只见小童躺在后座,头倚在小芳大腿上休息,小芳说:「外面又湿又冷,你们辛苦了。」

  老公说:「不会,不会,这算什么冷,冬天我们也一样在外面拍。」

  我说:「是啊!你穿着衣服照相不辛苦,可是我脱了衣服吹风淋雨的很辛苦哝!感冒了看你怎么办?」

  老公说:「感冒我帮你打两针就好了!」

  此时小童坐起来哈哈大笑着说:「对啊!晚上大筒的针打两针就好了。」大家一句来一句去的闹着,我也换好了另一套衣服。

  此时老汪来电催我们不要担搁,早点到台南,他和他朋友在等我们吃中饭,於是我们就继续上路了。

  我们一路没停,中午到了台南,吃过饭,汪妈回房休息,他们几个男人就开始喝酒唱歌,我们四个女人在一旁打麻将。这时我穿着桃红色的低胸T恤,老汪没事就过来站在我旁边瞄一瞄我的胸部,其实汪嫂的咪咪比我更大,皮肤又嫩又白里透红,我看了都想摸一把。

  老汪和小童都是老公十多年的朋友,老汪人很豪爽,但看起来就是色色的,讲话也没什么水准,经常爱讲些与色相关的事情,也喜欢吃女人的豆腐,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很久以来就很想染指我,只是没有机会。

  我曾问老公,老汪这样吃我豆腐,他不会生气吗?他居然说口头上吃吃豆腐没什么大不了,还反问我愿不愿意让老汪也参加我们的3P或找他帮我照相,但我坚决地拒绝了他的提议。

  其实老公不知道,三年前我40岁生日,老公带我去台南老汪家庆生,在老汪家发生了一些插曲,从那以后,老汪就不止对我口头上吃豆腐了,只要大家见面,他就会尽量找机会接近我,趁没人注意偷摸我,比方说,有时我在沙发上看电视,他经过见旁边没人,就会冷不防的把手伸进我的胸罩里摸一把。

  有时吃饭时,他会故意坐在我旁边,一只鹹猪手有机会就会摸我的大腿,他感觉我没躲他,就会得寸进尺地往上直接摸我那肥胖的阴部,甚至用手指抠我的阴蒂,因为我的性欲还是算很强,有时被他挑逗得欲火上升、淫水直流,还真难过。

  这件事我和老汪是各打各的算盘,表面上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他也许觉得佔便宜心里暗爽,其实我也不觉得吃亏,因为老公本来就希望我能像让小童玩那般的让老汪玩,而我表面不答应,暗地又让他吃我豆腐,我也觉得很好玩。

  这件事我并不打算告诉老公,因为以老公的观念,这算不了什么。多年来老公不停地教导我要成为一个性开放的女人,我也确实由一个乡村来的单纯女孩变成了思想和行为都非常开放的熟女。

  但老公并不知道我的思想和性行为已经开放到他无法想像的地步,表面上我在他面前还是表现得像一个淑女,让他以为我都是为了配合他才让别人玩的,其实私下我在外面的性开放行为已超过他的纸上谈兵太多太多了。

  我还故意问老公:「每次去台南你都要我穿那么露,老汪都一直盯着我的大腿和胸部看,你不觉得怪吗?」

  老公说:「这有什么,上次你生日奶子都被他摸了,现在看看有什么关系?而且要你穿露就是要给大家看的啊!」

  晚餐十几个人,在家里吃,是汪嫂自己煮的菜,吃过饭为汪妈唱了生日歌、吃了蛋糕后,大家继续唱歌、喝酒、划拳。到十点,该醉的也醉了,没醉的也喝得差不多了,小童也已经喝醉,我们四人离开汪家,到附近一家汽车旅馆开了一间四人房。

  老公本来计划互相观摹一下做爱过程,结果小童喝得烂醉,一进房衣服也没脱就倒到床上睡死了,小芳在一旁气的说:「每次喝酒都这样,没用的臭男人,真扫兴!」

  此时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要是我老公喝成这样,我也会不高兴。老公说:「不管小童了,大家先把衣服脱了凉快点,然后轮流洗澡吧!」

  我正犹豫要不要在小芳面前脱衣服的时候,没想到她已经大大方方的在一边开始一件件的脱起来,并且很有条理地一件件折好叠在床头,老公也很自然的在我们床边脱起来。

  此时我心中徒生问号,照理说这是他们第一次的坦程相见,应该有点彆扭才对,但我的感觉他们俩都那么自然,真像老夫老妻,心中产生很大疑问,难道他们三人有什么瞒我的事?人总是矛盾的,虽然我和小童玩过,老公也愿意别的男人玩我,但我心中还是不愿老公和别的女人玩。

  他们脱着衣服,我说我先去洗。我洗好澡出来,电视正播演着两男插一女的片子,小芳抽着烟对老公说:「大哥,你先洗,洗好你和阿樱可以happy一下,我看阿樱已经哈很久了。」我说:「你不哈吗?」她说:「哈有什么用?你看那死人动都不动。」我说:「我老公借你用好了。」小芳说:「我才不要!」
  老公听了,哈哈一笑去洗澡了。

  老公曾经暗示我说小童玩我,而他不玩小童的女人有点吃亏,我知道他的意思,所以我试探小芳说:「小童睡死了,我老公借你玩你不要哝?」

  小芳说:「小童事先有警告我,说如果他喝醉,不管你们怎么玩,叫我只能看不能玩,除非他清醒大家讲好要怎么玩都没关系。」

  我又问她:「那如果小童答应,你就愿意和我老公玩了?」小芳有点尴尬的说:「不要说这个了,看电视里头怂雕(客家语:打炮)吧!」

  老公洗好澡出来,很暧昧的对小芳说:「你去洗,我们等你哦!」小芳说:「等我干嘛?你们办你们的事吧!」老公说:「别误会,我是说,等你帮我们照相。」

  小芳去洗澡,我和老公躺着看电视,电影煽情的情节已让我的欲火按捺不住了,我对老公说:「人家好想要哝!」老公说:「忍一下好吗?等她出来帮我们照相。」我只好忍着,一边用手玩着老公那已翘得老高的老二。

  小芳很快就从浴室出来,身上围着浴巾,向我们走过来,老公帮她拍了一张相后,把相机交给她,叫她随意拍好了。

  老公躺下来后我已经无法再等,马上低头含住老公的老二开始套送起来,我的穴也感觉湿到不行,老公用手指抠着我的穴,又插入我的肛门。我感觉小芳很少按快门,只是静静站在一边看着,我眼光瞄一下她,见她的浴巾已不在身上,赤裸裸的站在旁边看我们俩翻云覆雨。

  此时我已无法再忍受,起身跨蹲在老公上面,抓住老公的老二就往我的穴里塞进去,然后整个人坐下去,只听老公很爽的「哦……」了一声。

  接下来我叫老公抓住我的双乳,我开始前后地摇动着我的臀部,口里忍不住「唉呦、唉呦」的哀叫着,老公的臀部也顺着我的速度很有节奏地向上一下一下的顶着,每顶一下,他口里就很淫秽的「哦……」一声。

  此时我看小芳已没有在帮我们照相,而是坐到小童旁边看着我们俩表演活春宫。就在我接连被老公弄得达到高潮两次后,老公气喘如牛的叫着:「哦……阿樱……我快出来了……」

  听到老公说快出来了,我一阵兴奋,说:「好……我……我们一起出来。」
  老公手抓住我的臀部前后快速地猛摇,我也配合他的动作前后摇着,口里叫着:「救……命……啊……我受不了了……」

  我的魂感觉已经快飞了,只听老公「啊……啊……」两声,下面一阵抖动,一股热流沖向我的子宫,我感到全身一阵痉挛后,浑身舒软的趴在他身上叫着:「老公……我快死了!」他抱着我一动也不动。

  经过片刻休息后,老公轻轻推开我,对着我和小芳说:「今天机会难得,我帮你们俩拍些性感裸照如何?」小芳马上答应说:「好啊!拍就拍,怕什么?」
  我和老公站起来,小芳走过来把相机交给老公,然后站到我旁边。

  小芳此举令我有些惊讶,因为一个女人要让人拍裸照是多不容易的事啊!就像我让自己老公拍也是经过好多年培养训练才敢拍的,而她第一次和我们坦诚相见就那么大方底让老公拍,怎叫我不讶异呢?虽然小童仍然死睡动也不动,但难道她不怕事后小童知道了会不高兴?还是他们三人真有我不知道的隐情?心想哪天到老公电脑里找找看有没有什么……

  我虽满腹狐疑,但仍不动声色地和小芳两摆起撩人的性感姿势让老公拍着,感觉小芳很懂,都是她在引导我做,一会儿小芳吃我奶子,一会我吃小芳奶子,一会儿我们俩相拥着,一会儿她又对我舌吻。

  这是我第一次拍这样的相片,感觉既新奇又兴奋,被小芳弄得也满舒服的,但我并不想再和她有进一步像同性恋那般的举动,这可以証明我是没有同性恋倾向的。但她对我的动作,依我的常识看,她应该有点同性恋倾向,因为我感觉她的动作像极了在A片中看到女同性恋的那种暧昧动作。

  和小芳一起拍了一些相片后,老公提议说:「小童还穿着衣服,很热哎!不如你们俩把他扒光,让他凉快一下看会不会早点醒,顺便我帮你们拍起来。」
  小芳很爽快的就说:「好啊!」我真有点想不通,为什么老公说什么,小芳都很爽快地配合他?以一个女人的直觉,我感到小芳不是已经和老公有过什么,就是她偷偷的暗恋老公。

  我和小芳走到小童旁边,两人又抬、又搬、又翻的脱着他的衣袜,老公在一旁轻松的照着相。好不容易把小童扒光了,他还是没醒,小芳看着他下面那只小鸟,像软软的奇耙瘫在那,一脸无奈。这时大家都累了,我们讲好今晚的事不告诉小童,免得他多心,然后各就各位,睡……

  第二天一早,老汪就来电话催我们过去,在老汪家用过中餐,休息一下我们就打道回府,结束此次行程。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